[新华日报]看病,国内国外都不易

发布者:发布时间:2013-11-03浏览次数:18

  “许多人认为,这次温岭杀医血案是百姓看病难看病贵造成的,我认为不全面。”曾留学日本的南医大眼科医院院长蒋沁博士说,其实一些欧美国家同样存在“看病难”。

  蒋沁昨天刚接诊的一位华裔患者,在美国等着做白内障手术排了半年队也没轮到,不得不回国看病,其中一只眼睛已失明。蒋沁说,欧美国家百姓生病后得先预约社区医生(家庭医生),不能治疗的才会给你预约专科医生(专家)。在日本,预约眼专科医生一般要等2个月时间左右,如果要做手术得再另外预约时间,以白内障手术为例至少得再等2个月,预约B超、CT等检查要更长时间,“而在国内,一位白内障患者等待手术的时间通常不会超过一周。”

  即使在医疗制度完善的英国,病人看病等待时间也很长。尤其是外科手术,一般情况下病人预约后要等6至12个月,不少患者为了及时得到治疗,选择到私立医院看病,全部自费,哪怕手指头割破了包扎一下也要好几百英镑。
   “现在到三甲大医院看专家难,看普通医生并不难。”南京市第一医院急诊办主任王军说,一些病人看病只冲着某位专家,从咨询到检查、手术、术后康复检查,对其他医生缺乏信任。而大医院名专家就那么几位,人人都想找他们看病,当然难。“国内百姓看病普遍缺少预约意识,恨不得一到医院就能得到专家服务,目前医疗资源分配不均,病人不愿意去小医院,导致大医院医生普遍工作负担重。”他认为,长期超负荷运转难免出现服务不周乃至医疗差错。

  “医患危机,其实是信任危机。”江苏省中医院医务处副处长李永刚说,医生接诊病人首先想到的是“检查得全面、彻底一点,不然,误诊、漏诊了病人会告我”,而病人则会犯疑——“是不是大处方?开这么多药医生拿多少回扣?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外科医生认为,“一旦有暴力袭医事件发生,主管部门往往要求医院‘花钱买平安’,助长了医疗暴力行为。”有关人士也指出,缓和紧张的医患关系,当务之急是各方对医患关系多一些理性关注,少一些情绪化的“添油加醋”。本报记者仲崇山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